因為小穀精三月底即將返台工作,這次返台過年後我就會回原來公司上班,暫時分隔兩地。所以這次很匆促的決定在我們回台灣前去黃山玩一趟,這次從決定到出發不到一星期,於是二個人簡單揹上背包,登黃山去了。

回程卻遇見大陸五十年來罕見的大雪,原先預計27日從黃山搭大巴回上海,車程只要5個小時,但是因下雪使得高速公路路面結冰,所有的巴士全部停開;到了火車站,只買到了"普快"的軟臥舖。心想,還好買到軟臥舖,裡面有空調,睡一覺起來,就到上海了。

我們塔的這班火車準時的在晚上10:11分開動,軟臥是一個包廂裡有兩邊上下舖共四張床,跟我們同包廂的兩個年輕人跟我們一樣也是從黃山下來,於是開心的和他們聊了一會兒黃山雪景,就準備睡覺了。

睡了一晚,朦朧中聽見有人喊:"下雪了,下雪了!" 醒來時發現火車似乎停下來一段時間了,拉開窗簾,窗外變成一片雪白世界。


大雪應該是夜裡下的,因為前一天在黃山火車站時,只有地面稍微結冰,並沒有積雪的情況,經過了一夜起來,積雪已經有至少10公分厚了。

窗外還在不斷的飄著白雪。

問了火車上的乘服員,說約從6點開始停在這裡,已經停了2個小時了,目前我們還處於安徽境內。



因為臥鋪裡有空調,所以並不覺得冷,看著窗外的雪景,喝著熱茶,剛開始覺得還蠻美的。
本來以為是因為下雪的緣故,所以我們這班火車暫停在此處,後來其他火車一輛又一輛的從我們旁邊呼嘯而過,才知道,原來因為天候因素造成火車班次延誤,而且我們恰巧買的又是"普快",是最慢的一種車次,所以都要先讓別的車種過。而我們這班火車這一停就停了5個小時。

等阿等,終於在12點的時候,火車出發了(按照原訂時間,此時應該早就到上海了)。
這時看到車窗外的景像,才知道這次大雪有多嚴重。

中間灰灰的是馬路,應該已經有鏟過雪了 ,路面上一灘灘和著泥沙的雪。


車頂上都積了一層厚厚的雪。


雪停了,大家都出來鏟雪了。


三輪車伕披在身上的是雨衣,大陸的雨衣跟我們的不一樣,只有上半截。


從屋頂上看的出來積雪很厚。


車子都開的很慢。後來看新聞,因雪天地滑造成許多事故。


湖面上已經結了一層冰。




到了某一站。

火車站的工作人員。




馬路都被白雪覆蓋。

火車就這樣一路走走停停(停下來等別的車次先走),吃了早、中、晚三餐,到上海時已經是1/29的凌晨2點了,從1/27晚上10點到1/29凌晨2點,足足走了28個鐘頭,誤點了15個小時,媽呀!第一次坐這麼久的火車。

凌晨2點,一出上海火車站,發現上海居然也飄起大雪,據說上海是不太會下雪的,更別說是地上積雪了,但是此刻火車站外也是一片雪白。雖然在台灣不常見到雪的我們看到下雪心裡十分開心,但是這次的大雪造成許多不便,卻讓我們吃足了苦頭。

下著大雪的夜裡,大批要返鄉的人還在上海火車站外頭等待,此時我心裡慶幸終於已經到家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YNNEXEMBA 的頭像
SYNNEXEMBA

小穀精日誌

SYNNEXEM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